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25年前楼市大崩盘,这一次海南会否重蹈覆辙?
发布日期 : 2018-04-26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1992年的一天,刚刚在海南赚了100万的潘石屹提着5斤橘子,到海口规划部门查到了一组让他大为吃惊的数据:

 

海口市整个报建面积除以该市常住人口和暂住人口,人均面积达到50多平方米,而当时北京的人均面积才不过7平方米。

 

意识到危机即将到来的潘石屹,带着第一桶金及时“跑路”。

 

次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这是中国现代房地产史上第一场楼市大崩盘。一时之间,“天涯海角烂尾楼”成为海南的代名词。

 

1

 

25年后的今天,海南再度获得重磅政策的加持。自由贸易港与开放赛马等政策的加持,让海南又一次成为举国瞩目的对象。

 

就在房地产商雀跃不已之时,海南紧急升级楼市调控,将限购范围扩大到整个海南岛,实行全域限购。以一个省份进行限购,这在中国楼市调控史上可谓前所未有。

 

 

全域限购,堪称一剑封喉。对于一个岛外购房占比高达88%的旅游地区来说,这无异于封堵了所有炒房的路径。对于盘踞在各大海湾的一众开发商来说,无疑最艰难的时刻已经到来。

 

遏制炒房,同时也让房地产经济陷入困境。数据显示,2017年,海南全省房地产业销售面积达2292.61万平方米,销售金额突破2713.72亿元,房地产增加值占据了海南省地区生产总值(GDP)的9.8%,仍旧是当之无愧的支柱产业。

 

 

 

同时,对于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也无异于晴天霹雳。根据中房智库发布的全国30城市房地产依赖度排名,三亚、海口位居前两位。其中,三亚2017年地产投资/GDP高达103.9%,较2016年增加了17个百分点,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可谓无出其右。

 

如今,壮士断腕,所为者何?

 

显然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海南再度重蹈25年前的覆辙。

 

 

▎2018年3月海南房价地图。来源/中国房价行情

 

 

2

 

25年前,1993年,海南楼市大崩盘。

 

当时,大量房地产企业倒闭,无数人血本无归。这些企业在海南留下了600多栋烂尾楼、18834公顷闲置土地和800亿元积压资金。部分烂尾楼长期得不到盘活,一度变为养猪场。

 

这场楼市大崩盘,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崩盘的直接起因,是来自于宏观调控的釜底抽薪。

 

1993年6月,面对楼市过热,中央出台宏观调控政策,限期收回违章拆借资金、削减基建投资、清理所有在建项目,招招对准房地产市场。与此同时,国务院还宣布终止房地产公司上市、全面控制银行资金进入房地产业。

 

与日本1990年代的加息式崩盘一样,本来就充斥着泡沫的海南楼市,靠的就是政策效应与击鼓传花的期待。一旦政策收紧,市场预期逆转,房地产泡沫就无法得到支撑。

 

相比于直接起因,崩盘的深层次根源则要从1988年说起。

 

3

 

过去,海南只是隶属广东的一个行政区。直到1988年,海南从广东脱离,独立建省,进而成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

 

 

 

重磅利好政策的出台,让人仿佛看到在国境之南另一个深圳的崛起。无数人蜂拥而至,楼市首当其冲。“要挣钱,到海南;要发财,炒楼花”,成为淘金者的口头禅。

 

如今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地产大佬,当年都是海南淘金热的一员。冯仑就职的“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被撤,成为失业人士,潘石屹本想随老板在海口砖厂发挥光热,不料砖厂倒闭,老板卷款离去,潘石屹心灰意冷。两人经人介绍,一拍即合,加上王功权、易小迪、王启富、刘军,海南万通就这样成立了,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万通六君子”。

 

在政策刺激之下,众多资金涌入海南,大到四大国有银行,小到乡镇企业,都试图从狂热中分上一杯羹。

 

巅峰时期,一个占全国总人口不过0.6%的小岛,吸引了一两万家房地产企业,平均每300人就对应一家房地产公司,这些公司在短短几年间开发的商品房占据全国的1/10强。显然,没有人在乎到底谁来住这些房子。

 

在情绪刺激与炒房狂热之下,海南房价一日千里。

 

从1988年到1991年,海口三亚等热门地区商品房价格基本维持在1300-1400元/平方米之间,而1992年就蹿升到5000元/平,1993年有楼盘更是达到7500元/平的巅峰,两年翻了三倍以上。要知道,当时海南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2000多元,三年的纯收入才买得起一平方米的房子。

 

与之对比,1992年全国商品房均价只有995元/平,而北上广深的商品房均价直到1998年都还在5000元以内。

 

 

炒完房价之后炒地价。

 

所有人都在倒腾土地生意,一块地,拿着土地红线的图纸,就可以被卖来卖去,无数掮客在中间接引,直到这块地最终被高价买下,每个人都从中获得巨额回报。短短一年多,海南土地价格从1991年的几十万每亩,攀升到1993年的最高600多万元/亩。

 

1992年,海南全省经济增速达到了41.5%,位居全国之首。而海口经济增速更是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83%,三亚的经济增速也高达73.6%……直到现在,这两个城市再也未能企及当初的高度。

 

4

 

每个进入击鼓传花游戏的人,都相信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到花的人。

 

潘石屹很幸运,靠着5斤橘子摸清了房地产市场的真实行情,在灾难降临之前成功逃离,但有这种幸运的人并不多。

 

对于大多数炒房者来说,即便像潘石屹一样看到了其中存在的巨大风险,也未必愿意全身而退。因为全民狂热是炒房最佳的催化剂,在狂热中,炒房者总是容易放大利好的分量,总是过度相信自己对于局势的把控。

 

直到万劫不复之时,才悔之晚矣。

 

25年后的今天,海南房地产狂热被及时刹车,这一次能否避免重蹈覆辙?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