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COMPANY NEWS
生活那么闷,乐一点又何妨?
发布日期 : 2018-07-10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一日在输液室值班,从早上接班开始,就有不少患者陆陆续续赶来。

我一个人忙着接药、看单、核费、配药、输液、换药、打针等等做各项治疗,忙的是脚不沾地,被患者催的手忙脚乱,晕头转向,感觉大脑都不灵光了。

眼看着患者越来越多,排的队伍越来越长,我接到桌面上的药也越来越多,我心里尽管急的冒火,可依然给自己打气,不急,慢慢来,毕竟安全第一,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一面仔细核对治疗单,核对药物,核对治疗费用等等环节,繁琐细致的工作,每一个内容都不能少,每一个步骤都马虎不得,神经是绷得紧紧的。

不得不感慨,在信息化如此普及应用的今天,我们的某些专家电脑知识依然处于小学阶段,药物不是多开就是少开,要么药物和液体不配组,或者多药一组开下来,再者治疗费用不开少开多开,不仅给患者的治疗带来麻烦,也给我们值班做治疗的人带来了困扰。

我可是一个人面对这一屋子的输液及做各项治疗的患者的,还得处理这各种各样的麻烦事,联系医生,联系药房,协调患者,接受因这些麻烦而引起的各种抱怨及牢骚,好在姐训练有素,从容应对。

可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大部分人都是很好的,知道你忙,在发现问题后都能够积极配合你解决问题,使流程继续。

当然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这不,一个老兄一连开了几天液体,每天输几组,可是治疗费医生却忘记开了(原谅他们吧,他们也忙,也想快点将患者看完),我核对后礼貌地对他说先生你的治疗费没有收,麻烦你去补一下吧,先把液体放这儿,我核对完这几个人马上就给你输了(然后在心里默算他应补的费用)。

男人一听就不愿意了,怎么回事啊,你们医生为什么不一下子都收了(我也很想知道原因啊),知道我排了多长队吗(怎么不知道,光我这里都有很多人了),浪费了我多长时间知道不知道啊(你继续在这吵,会浪费的时间更多。被他这一吵我本来就紧绷的神经更是算不出来他这几天的费用是多少了)?

我只能无奈的对喋喋不休的他说很抱歉给你带来了不便,让我仔细算算你差的费用(可我实在口算不出),啊,原谅我这算术是体育老师教的,一下子还算不出来(更主要是怕算错),我用计算器给你算算(尽管心里急的要死,可不得不慢慢来)。

男人一听就乐了,不急,你慢慢算,别算错了。我用手机的计算器快速的给他计算出数字,交给他,然后男人拿着纸条去缴费了。

整个一上午都在忙碌中,别说喝口水了,连上厕所的功夫都没有。

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个状况,一个化疗置PICC的患者要输液,她输液前需要冲管,输液后需要肝素钠封管。可是医生只给她开了输液的药,没有开封管液,我告诉她需要找医生开封管液。于是,她老公就去找医生开药,结果把药取过来一看,三天的液体,他只开了一支盐水和一支肝素钠。我告诉他,三天都需要冲管和封管,他这些药量是不够的,需要三天的。然后男人又出去了。

我先把液体给女人输上,一面处理其他的患者。很快男人回来了,这次我一看,他开了三瓶盐水,结果把抗凝的肝素钠都退了。我摇了摇头,对他说,这次还不对。男人一下子就火了说,这什么tmd破医院开个药都不会,我都跑了几趟了,还不对(我也是很无语的,如果可以,我真的想亲自给他开药,but,我不能)。

火烧起来了,我得灭火呀。我说,大哥,咱俩别在这纠结了,你也别乱跑了,我给你找个人,你直接去找她解决这个问题好不好(一急之下,我居然模仿喜剧演员郝建的语气,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你可以想象后果)?

男人熊熊燃烧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我的语言扑灭,居然笑了起来。然后,我给他联系了急诊导诊台分诊护士,让她帮助解决问题。男人拿着诊疗卡走了。

轮到一个八九岁的男孩输液时,男孩死活不愿意输。害怕的在输液室绕着成排的输液椅转圈儿,他父母怎么解释他都不听。

为了尽快的给他输上液体,完成任务,避免后面患者等的心急,我也不得不赶紧哄他。我说宝贝儿,快过来,先让妈妈看看,不疼的(老天,我本来想说阿姨的,出口的居然是妈妈)。

他的父母及输液室的患者一下子都笑了起来。

艾玛,老尴尬了,孩子爸不会以为我对他有什么想法吧?幸好姐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不然这个糗可出大了。

不过后来一想,生活这么闷,乐一点又何妨?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