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COMPANY NEWS
对外交往中的战争
发布日期 : 2018-04-18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依靠战争尽管可能获得更多的物质享受,但战争事实上带来的除了恐怖和破坏再无其它,战争注定会让人们陷入颠沛流离、漂泊无依的日子,还会造成受到战火波及地方的人们肉体和精神上难以恢复的创伤。战争无非是意图通过杀戮的手段,达到奴役他人的目的,那是一种有意识却无理性的行为。就我们的切身体验而言,每当战端一开,参战各方就将被迫只考虑武装斗争策略,而无暇顾及任何多余的限制性规则,生死存亡系于一线的时候,人与兽全无区别。

王道彰显、王法有效的时候定无战事,而在战场上便只有命令,不存在王法了。法理与战争在我们看来是两种互不相容的事物,无论国内国际,有法无战、有战无法。对,兵法除外,兵法论述的并非是治国之律法,而是一些军事策略方面的知识,讲求的就是怎样用最小的代价消灭敌对势力、挫败对方的意志,为此论兵者是不会拘泥于其它无关规范的。所谓“慈不掌兵”,必要的时候即使是像“攻城”这样的下策也可以利用,攻城很多情况下会演变成屠城,“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虽说城中群众或许多属无辜,但附带伤害总是在所难免。而且有些时候,守城方更容易得到城中人们的支持,不清除掉这种敌对意志,进攻方往往很难在城中立足,更别说获取必要的补给了。另外,为了尽可能杀伤敌方有生力量,哪怕是潜在的有生力量,实战中也可能有必要施行无差别屠戮。总之,战争是单纯的权力意志的直接对抗,不受既定的法律约束,“将在外”纵有君命亦可“有所不受”。

当然,这仅仅是我们一方面的看法,其他的文明也许另有见解,比如崇尚殖民主义的国家,可能会有一些关于对外战争的法律。那是因为他们与游牧民族不同,不单单是对外掠夺,更重要的是征服和占领(游牧民族进入封建时代后,也逐渐开始转向以征服和占领为主)。杀戮只是一种恐吓的手段,他们想要的其实是外族无条件的臣服,并心甘情愿地向其纳贡。倘若在征服战争中,对被占领地区的群众屠杀过度,殖民者们最主要的目的就难以达到。没有收益的战争将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们自然需要采取某种法律规定,来限制战争中的滥杀行为,以确保战争结束后,新殖民地中仍然有利可图。殖民主义本身就是一种倾向于奴役外族的文明形式,咱前面说过,大规模的奴役和战争正是与文明同步出现的,可见奴役与文明并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与奴役根本矛盾的是王道。

华夏文明以王道精神为最高信仰,我们与崇尚掠夺的游牧文明和喜欢炫耀武力、征服外族的殖民主义文明是不同的。这种不同体现在对外交往方式上的区别就是:王道国家不会主动挑起战争。

先说明一点,不主动挑起战争绝不意味着我们只能被动挨打、逆来顺受,我们可以自卫、可以反击,甚至可以征服(或被征服)。承认世界上存在着不只一种形式的文明与认定每个人都是相互独立的主体一样,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对自然的认识,我们接受这种结论,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的人们也会接受同样的结论。他们对此有着怎样的见解我们管不了,因为我们既无权强行纠正别人的看法,也不需要专门向外宣传自己的见解或为自己的认识进行辩护(对外学术交流的场合除外),更不必非要顺从别人改变自己的意见(除非我们的确发现了某些错误应该得到修正)。作为一个基本能够自给自足的农业民族,我们完全可以不过于关注别人的看法,但许多时候,别的文明国度的人们(尤其是统治者或宗教领袖们)却不这么觉得。他们中有些像游牧民族那样,时常面临现实的物资短缺困难,必须外出掠夺,有些像殖民主义者那样,按照自己习惯性的认知,坚持认为不断的征服和扩张乃维持国家强盛的根本,还有些像宗教政治势力那样,自以为怀着播撒神明恩典的高尚思想,固执地要将所有不尊重神圣教义的人赶下地狱。我们十分愿意博采众长、补己之短,但我们也不能因此丢失了自己的主见,祖先的意志还要传承、优秀的传统还要发扬,否则我们将失去身为华夏一族的精神特征,任由其他各种文明把我们撕碎。

为了维持个人之间的和平共处,我们建立起了以家族伦理为基础的德行体系和王道政治学说,可在不同文明形式的国与国之间,没人有资格建立任何通用的交往法则。至少在社会生产力普遍不高、国际贸易规模极其有限的时代里,国家间的角逐几乎全都是依靠武力发言的野蛮竞争模式。

不要误会,能在这种竞争中一展雄风的国家无疑是实力很强的文明,可是这些文明国家之间的亲密接触,很多时候却是以野蛮的方式进行的,我们当然也并不例外。尽管相比其他大国,我们很少主动寻求对外扩张,并且在强盛的时候,曾经尝试在区域内主导建立一种国际间的和平合作机制。但不能不承认,那种机制全部是依赖我们的武力威慑维持的,毕竟那时的国与国之间,缺少足够的贸易量来实现互利互惠,所以一旦我们的节制力消失,区域内的战争照旧打得难分难解。

你们知道,“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大环境如此,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胜败乃兵家常事”,有战争必有胜败,作为参与战争的一个普通国家,我们自然也有过胜利和失败,征服过别的国家和民族,也被人征服过。不过被人征服基本仅限于军事上的失利和政治权力方面的损失,直到近代西方工业文明和科技文化发展起来以前,我们面对任何外来势力,从未在精神文明和文化技术方面有过要输的感觉(也许其他国家的民族也都没有这种感觉吧),我们很有信心在文化上海纳百川、兼容并蓄。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http://miliv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