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COMPANY NEWS
来不及说爱你
发布日期 : 2018-04-19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我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无比,晴时满树花开,雨天一湖涟漪,阳光席卷城市,微风穿越指尖,入夜每个电台播放的情歌,沿途每条山路铺开的影子,全都是你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留我年复一年的朗读。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01

站在阳台上吹风的嬅嬅望着窗台前的那盆向日葵陷入了沉思,丝毫不理会被风吹乱的头发,记忆倒回到那个夏天。

那年,嬅嬅20岁,她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理想大学的通知书;

那年,她44岁,看着女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满心欢喜;想着女儿即将远在他乡,又心生担忧。

离开那天,她满脸笑意,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对身边拥有的一切早已习惯;

离开那天,她满脸不舍,看着女儿那般急切的想要离开,心酸的滋味从心底蔓延开来却始终沉默。

列车开动后,至始至终,她都沉浸在重获自由的喜悦中,不曾回头看看站台上目送她离开因日夜操劳渐渐苍老抹着眼泪的母亲;

列车开动后,她望着离开的女儿,想到之前的二十年里都是她陪伴左右,想到之后的时间里,在这偌大的世界上,女儿只能独自行走,自己再也不能陪着她,眼眶就红了。

一同离开的谈梓唯看到阿姨满眼的担忧和哭红的眼眶,想到之前阿姨交代她的事情,眼泪猝不及防的坠落,担心一旁的嬅嬅看到忙慌乱擦拭着。

那一天,三个人,各怀着各的心事。

02

很久很久以后,当嬅嬅回想起这个场景的时候,她想,如果当初自己能够早点发现,会不会一切都将会是另一番模样;如果离开前,微笑着给妈妈一个拥抱,遗憾会不会就少一点;如果她足够听话,乖乖的留在本省,陪伴妈妈的时间会不会多一点?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如果当初。

那时的她,心心念念的是自由,以及离家的如释重负。妈妈的那一番不舍在她看来,只是舍不得她离开。

2014年的夏天,拿着录取通知书的嬅嬅如愿的离开了家,去了她和付梓唯心心念念的北方。彼时的她拉着付梓唯的手,脸上早已笑成一朵花,兴奋的说:“我亲爱的唯唯,哈哈,我们终于可以摆脱家,彻彻底底的离开啦!这一次,终于没有人站出来阻止我了,再也不用担心我妈阻止我找我爸了!”

望着不远处挂着“内蒙古大学”几个大字的匾,此刻的嬅嬅早已完全沉浸在离家的喜悦中,自然没有注意到付梓唯早已敛去笑意微微皱起的眉头。

付梓唯望着欢天喜地走在前面毫不知情的嬅嬅,想到钱包里的那张银行卡。

她想,阿姨又能瞒的了嬅嬅多久呢,嬅嬅迟早会发现的。

知道真相的嬅嬅,会不会把她打死。想到这里,付梓唯顿时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她甩了甩头,然后拖着箱子朝嬅嬅跑去。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刻的犹豫,竟会酿成嬅嬅一辈子的遗憾。

可惜以后没有机会了

 

03

大学生活的充实和美好让长期处于压迫下的嬅嬅欢喜,此时的她就犹如脱缰的野马沉浸在大学这个大草原上。

她早已忘却了,在遥远的南方的某个小镇上,还有她的家,还有守护她的妈妈,即使她曾经打着为了她好的名义伤害了她。

可是,那些伤害的背后,是一个离异母亲对女儿深深的爱!

可是那时候的嬅嬅不懂,每次付梓唯让她给家里打个电话的时候,她总是以没有共同话题拒绝。久而久之,付梓唯也就不再劝她了。

那时候的她,除了生活费花光了会给家里发个信息外,其他的时候基本上都不会。再后来,生活费总是定期的出现在她的银行卡里。

偶尔给小姨打电话,旁敲侧击打听母亲的情况,小姨每次都说挺好,只是挂断前总是说,抽空回来看看吧。

后来的后来,打过去的电话成了忙音。那时候的她,也曾焦急不安,也曾担心不已。看到银行卡里定时到账的生活费,加上后期学习的忙碌,也就没太上心;那时候的她,明明有很多的机会去关心妈妈,去问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可她没有。她固执的用自己的方式对抗着强势的母亲,赌气看谁先败下阵来。可她不知道的是,正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任性,让她生生的错过和解的机会。

大学四年里,她从未回过家,付梓唯为了陪伴她,四年里也没有回去,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每每嬅嬅见到,总会笑着说她矫情。她听了也不恼,只是偶尔沉默深思。

临近毕业前,嬅嬅在给付梓唯收拾床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那张银行卡。她站在床上愣了很久,直到付梓唯叫她去吃饭她才回过神来。

她看着那组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银行卡号,递到付梓唯的面前,“这张银行卡怎么会在你这里?”她颤抖着声音问,“每个月给我汇生活费的人是你对不对?”

付梓唯定定的望着那张银行卡,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拉着满眼泪水的嬅嬅坐下来,深吸一口气后解释道:“嬅嬅,这张银行卡在我们来内蒙的那天就已经在我身上了。

04

来内蒙的一个星期前,阿姨突然把我叫到家里,那天你刚好不在家。阿姨把这张银行卡递给我我,让我从第二年开始,每个月定时给你汇生活费。

我问为什么,阿姨说她年纪大了,眼睛越来越不好了,腿脚也没以前灵活,担心到时候给你打生活费麻烦别人,直接给你吧,担心你乱花钱。就只好把银行卡交给我,让我后期按时给你转钱。

离开的时候,阿姨一直嘱咐我说,你们两个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一定要好好帮衬着对方。

那时候我也没太在意,只当阿姨不想麻烦别人。

嬅嬅听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望着谈梓唯,平生第一次,她感受到了来自心底深深的恐惧。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可是那一刻的心慌和不知所措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她在害怕。

来不及细想,她焦急的拿出手机,颤抖着拨出了家里的电话。等待接听的那几秒对此刻的她而言,如白昼一样漫长。

绝望和无助在她的血液里潜滋暗长,恐惧和担忧在她的情感里肆虐。遗憾的是,回应她的是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嬅嬅紧握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垂下来,犹如一只泄气的皮球。

付梓唯望着脸色苍白,满眼担忧的嬅嬅,握着她的手说,“没事的,嬅嬅,别担心,现在我们联系不上阿姨,我给家里打电话问问,你别太着急!”嬅嬅听了点点头。

说完,付梓唯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当听到谈梓唯爸爸声音的那一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急忙抢过电话,带着哭腔说:“德叔,我妈还好么?我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傻丫头,你有时间就回来一趟吧。”

还没等德叔说完,嬅嬅咬着指甲问,“德叔,我妈出事了对吗?”

“你妈昨天晕倒了,具体情况现在还不太清楚。你别担心,小姨在医院照顾她呢!”

“嗯嗯,德叔,我今晚就出发。”

“嗯嗯,丫头,回来的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徳叔!”

挂完电话,嬅嬅赶紧买了回家的车票,匆匆忙忙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写好回家申请,便和付梓唯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05

躺在床上的嬅嬅,在这无边的黑夜里,恐惧被一点一点的放大。

她咬着手指,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不一会儿,耳旁传来谈梓唯均匀的呼吸声。寂静的深夜里,听着平稳的呼吸声,内心的恐惧一点一点的被驱散。

当火车到站的提醒声从广播响起时,谈梓唯拿上行李后,牵着她的手下了车。

看着牵着她走在前面的谈梓唯,脑海里不停浮现出小时候妈妈带她逛商场,送她上学,接她回家的各种画面。

她突然惊觉,她有多久没有牵着母亲的手了?

身处周围拥挤的人群中,呼吸着夹杂着栀子花香的空气,她才发现,原来她对过去早已释怀,她是那么那么的想念这座城,也是那么那么的想念妈妈。

去往医院的路上,透过车窗看到街上母亲带着孩子得温馨场景,眼泪就这样坠落下来。那个手里拿着棉花糖,张开嘴大口吃着妈妈喂来的水果的女孩,多么像曾经的她!

当她推开门进入重症病房的那一刹那,看着那个曾经无比坚强的女人此刻安详的躺在病床上,她杵在那里,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

缓缓走到病床前,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妈,嬅嬅来了,您听得见我说话么?嬅嬅给您认错来了,您别生嬅嬅的气了,睁开眼睛看看嬅嬅好不好?”

“妈,你是不是看到嬅嬅之前总是使小性子,这次也想对嬅嬅使使性子了。那这次换嬅嬅来哄妈妈好不好,你醒醒,看看嬅嬅。妈……”

“嬅嬅,别打扰妈妈了,让她好好睡会吧,她累了。”

“小姨,这到底怎么回事呀,我妈怎么会病成这样?”嬅嬅带着哭腔问。

“嬅嬅,两年前你妈查出来胃癌。当时是早期,如果好好治疗,还是有可能康复。可她舍不得拖累你,谁也没有告诉,选择了保守治疗,独自一个人撑了这么久。一个星期前,你妈的病情恶化,我才知道。”

说完,小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封信,递给嬅嬅,“这是你妈失去意识前给我的,银行卡里的钱,足够你出去工作时的基本生活,信里,你妈想说的都在里面。”

嬅嬅颤抖着接过小姨递来的银行卡和信,打开信封。

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我爱你

 

06

嬅嬅:

    我最爱的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无法再好好的看看你了。嬅嬅别哭,也别怪妈妈自私,别怨小姨没有提前通知你。妈妈只是害怕看到你满脸泪水失声痛哭的样子,害怕和你彻底分离的那一刻。即使妈妈是那么那么的舍不得,可是嬅嬅,你不要害怕,也别难过,不管妈妈在哪里,妈妈永远都会守护你。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你要乖乖的。嬅嬅,你爸爸的事,别怨妈妈。妈妈会在另一个国度里,继续守护你!答应妈妈,不管将来遇到什么,你都要勇敢的去面对,要乐观坚强。嬅嬅,你一定要记得,妈妈爱你,很爱很爱!

                                                                      妈妈亲笔

此刻的嬅嬅早已泪流满面,嬅嬅望着沉睡的妈妈,跑到病床旁,握着妈妈的手哭着说:“妈,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知道错了。我还没来得及给你道歉呢,没来的及告诉你离家这几年,我有多想你,有多想家。妈妈,我知道错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还没给你买美美的衣服,还没好好孝敬你呢。妈妈,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嬅嬅会很乖的,妈妈也要坚强!”

一旁的小姨看到失声痛哭的嬅嬅,不禁也红了眼眶。走过去把嬅嬅搂在怀里,两个人一同哭了起来。

一个星期过后晚上,妈妈还是走了。临走之前,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妈妈爱你,别怨妈妈。即使那时候的她早已发不出声音,但一直保持着相似的口型。

直到妈妈离开的那个晚上,嬅嬅才知道,原来当初妈妈之所以不允许自己见爸爸,是因为离婚时爸爸担心嬅嬅会影响他的新家庭,警告妈妈不准她们去找他。

那一刻的她才知道妈妈为了保护她,竟不惜让她怨自己。那么深重的爱,却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如果这就是成长,代价未免太大。

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会是例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永远不会出现在我们身上。却忘了,当命运的手伸向你时,除了面对,别无他法。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当初,也没有那么多的心存侥幸。趁岁月静好,趁微风不躁,多陪陪父母吧。

别等来不及的时候,才开始悔恨没好好珍惜。

窗台上的向日葵在金色阳光的点缀下,愈发耀眼。嬅嬅望着金灿灿的向日葵花瓣,嘴角微微上扬。抬起头,望向远处的蓝天白云,轻声说:“妈妈,我想你!”

落日的余晖洒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在夕阳和霞光的映衬下,墓碑前的那捧生机勃勃的向日葵愈发耀眼。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http://miliv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