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COMPANY NEWS
霍去病,一剑光寒三千里/轩诚清读
发布日期 : 2018-03-25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霍去病,可能是中国历史上践行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最为杰出的少年英雄。他17岁随军出征,以区区八百之士便斩获敌人2028人,受封冠军侯。19岁便为主将出战,大破侵扰汉庭百余年的匈奴,22岁位极人臣受封为大司马,24岁(虚岁)英年早逝,陪葬茂陵。谥封“景桓侯”。霍去病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激励了多少中华男儿以身报国。

读《史记》和《汉书》,少有不沉醉于霍去病的英雄战绩的——中国历史上象这样大快人心的时代毕竟不是太多——公元前119年春,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多里,越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河,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70400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先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又在姑衍山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今天的贝加尔湖,直到“北斗朝南”而回——经此一战,“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然而令人无比惋惜的是,正值壮年的霍去病却在元狩六年溘然而逝——这一年的霍去病,年仅二十二岁——在最花样的年华猝然凋落,在最成功的巅峰悄然而死。就这一点而言,霍去病是不幸的,这就像流星划过天际,一闪而逝,凄美绚烂,令人伤怀,令人惆怅。

 

然而,能在年轻的生命中尽情放射出最华丽、最绚烂、最肆无忌惮、最酣畅淋漓的演出,突破极限的高速燃烧,迸发耀亮千古的绝世光芒,然后戛然而止、震撼全场。在这一点而言,霍去病又是幸运的,这就像一飞冲天、无拘无束的神鹰,振翅高鸣,直入云霄,极目无边,乘风远去,只留下尘世里一段战神传说。

 

自古名将绝大多数都有特点,就是熟读兵法,绝少孤军和轻军深入。尤其内战,地形、兵力及武器都比较了解,只要是名将,对手不太强,基本可以通吃。

 

由此,真正难的就是对外作战,特别是对匈奴、突厥作战——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作战的困难,主要因为对手情况、兵力、地理环境不了解,而且由于其机动性极高,全民皆兵,战术素养很好,击溃战易,歼灭战难。

 

中国几千年历史,能够对匈奴、突厥完成歼灭战的人少之又少——霍去病或许就是历史上第一人。
 

霍去病曾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 霍去病生为奴子,长于绮罗,却从来不曾沉溺于富贵荣华,他将国家安危放在一切之前,拿自己的青春和生命为国家打出了这几个漂亮仗。为此,汉武帝专门为霍去病修建了豪华的府第,霍去病却拒绝收下,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短短的八个字,因为出自霍去病之口而言之有物、震撼人心,刻在历朝历代保家卫国将士们的心里。

 

今天的我们只能用景仰的心努力想象,那个局势迷离危机四伏的时候,那位十九岁的少年是怎样站在敌人的营帐里,仅仅用一个表情一个手势就将帐外四万兵卒、八千乱兵制服的——自霍去病之后,汉王朝的版图上从此多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河西走廊正式并入汉王朝,打通了这个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对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外虏的受降,不但为饱受匈奴侵扰之苦百年的汉朝人扬眉吐气,更从此使汉朝人有了身为强者的信心。

 

完成这不世功勋之后,霍去病也登上了他人生的顶峰:大司马骠骑将军。然而仅仅过了两年霍去病就去世了——汉武帝对霍去病的死非常悲伤。他将边境五属国的所有汉胡将士全部调来关中,让这数万兵马身着黑色铁甲排列成阵,从长安一路延伸到武帝生前为自己所建陵寝茂陵,将霍去病埋在自己的身边——生前为自己立下赫赫战功,死后依然陪伴自己。

 

以甲士送葬,此为王礼,大臣本不得使用……武帝还将霍去病墓的巨大封土修成了河西祁连山的模样,从祁连山运来巨石块,雕成石人、石马、石兽,堆积在霍去病墓前,以彰其马踏匈奴的赫赫战功——“以冢象祁连山”标志着霍去病以祁连山树起了自己人生的丰碑——彰功祁连,高山不朽,万代之后的瞻仰者自会多几声感慨又几分景仰。之于“呼天为祁连”的匈奴人来说,其天塌陷了。作为匈奴生存之源的祁连山,却耸成霍去病的功碑。匈奴民族便不得不哀吟:“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无草场;失我祁连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战争作为人类历史的一种形式,战争的正义性与非正义性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假使匈奴不扰汉、假使汉室不凿通西域,我们如今恐怕无法看到霍去病的墓冢。

 

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旁边,目前现存的象、牛、马、猪、虎、羊、“怪兽吃羊”、“人与熊”和“马踏匈奴”等17件石雕举世共推为汉代雕刻艺术珍品。

 

作为现存时代最早、保存完整的成组石雕,它们采用了圆雕、浮雕和线刻相结合的手法,按照石材原有的形状、特质,顺其自然,以关键部位细雕、其它部位略雕的浪漫主义写意方法,突出对象的神态和动感,给我们留下了一组年代最早、数量最多、风格粗犷古朴、气势豪放的陵墓石雕艺术珍品。

 

其中,“马踏匈奴”的石像,象征着他为国家立下的不朽功勋:一人一马,表现出具体的历史情感。马昂首而立、肌肉丰满、尾长拖地。马腹下仰卧一战败的匈奴军人,首对马嘴、两颊有须、两足上曲,手持利器,却作一副挣扎状——于此紧张的气氛中,马却悄然卓立、显得无所畏惧,反觉恬静自若。

 

其余则围绕这一主题,与墓所象征的环境结合起来作全面性的烘托:或展现山野川林的荒蛮艰苦,或体现战斗的激烈残酷,或表现西汉军旅的英勇矫健等等——千载之后,人们无不为这些精美的石雕感叹,通过它们遥想少年大将霍去病的绝世风采,为他的精神和智勇而倾倒,为他那不恋奢华保家卫国的壮志而热血沸腾……

 

让我们记住他:霍去病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将军,个人一直认为这位少年英雄“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一句话,其豪迈气势足以抵得上一万首唐诗宋词……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http://miliv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