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COMPANY NEWS
暴雪时期的爱情
发布日期 : 2018-03-31编辑 :东森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

感谢这一场大雪,让我知道我爱你。

江雨璇在宋远怀里醒来,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房间里一片漆黑,她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走到窗边,用手指将窗帘拉开一条小缝,屋外一片刺眼的雪白。

“怎么了?”宋远揉着眼睛坐起来问她。

“下雪了,好大。”江雨璇靠着窗户转过身来看着宋远。

屋里暖气充足,江雨璇只穿着内衣,纯白的蕾丝内衣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段,及肩短发扫过小巧精致的肩膀,纵使在窗帘紧闭光线昏暗的屋内,仍然能感觉到她饱满的青春气息。

宋远在床上朝她挥挥手示意她躺下,江雨璇窝在他怀里按亮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十八个未接来电让她心烦意乱。

“还是他?”宋远轻轻抚着她的头发问。

“嗯,再睡一会就得回去了,下午约了客户要拍片呢。”

“下这么大雪还拍什么啊,客户都不一定能来。”

正说着话,前台打电话来房间告诉他们,因为雪下的太大,下山的路被封了,雪停之前没法坐车下山了。

江雨璇穿好衣服,拉开窗帘,房里立刻通透明亮起来,一场大雪把这对年轻的恋人困在山上的宾馆中,心悸之余,两人却都感到有些安慰,因为以后相见的日子不多了。

江雨璇环抱双臂望着窗外喃喃:“我们好像是被雪困在山里的久木和凛子啊。”

“什么?”

“《失乐园》”

“不知道,电影吗?还是电视剧?”

“是书啦,日本作家写的。”

“有空我去看看。”

宋远拿起手机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传来他对着手机轻柔的说话声。

“她怎么说?”

宋远抬起头,神情有些疑惑,江雨璇很少问的,这次不太一样。

“我告诉她,我昨天拍照片耽搁在山上了,今天可能要下午才能回去。”

江雨璇叹了口气,没有搭话,仍旧站在窗边凝神看着窗外茫茫大雪。

沉默了许久之后,江雨璇突然转身扑进宋远怀里,细声细气地问他:“这次真的要走吗?”

宋远沉默很久,轻轻搂住她说:“嗯,你知道的,她爸爸已经在那边帮我安排好工作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

“顺其自然吧,我隔几天会过来看你的,你别担心。”

江雨璇在这个漫天飞雪的早晨突然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天,同样是突如其来的大雪,父亲拎着大包小包踏出了家门,世界上最后一个会爱她的人从此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同时带走了她成长中所有对于未来的希望。

贫穷、孤独、自卑是江雨璇成长过程中如影随形的三个词,交不起高中学费的她不得不立刻扑进社会工作,江雨璇不傻,不是不知道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但对她来说,读书的代价太大了,她觉得自己耗不起时间,靠着一张天生独特精致的年轻面庞也还能养的活自己,从快餐店收银员到摄影工作室的助理,江雨璇在工作这事上没少费功夫,为了能让自己增加点收入,她什么办法都想尽了,最开始的日子里,每个月吃和穿她都无法两全,好在现在做摄影助理,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工作了。

宋远对她来说是个特别的人,他是工作室里的首席摄影师,从江雨璇开始做助理的时候,宋远就对她关爱有加,亲力亲为地教她一些基础工作,宋远这样的人,在摄影师中不算少见,可以说是这一行的典型代表,高高瘦瘦,为人谦逊低调,对所有人都温柔体贴,摄影技术过硬,斩获大大小小各种摄影大赛的冠军,是工作室的招牌。只是江雨璇喜欢上他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有女友,起初的江雨璇把这种喜欢压在心底,初恋男友周宇已经和她在一起四年了,对她的呵护细致入微,江雨璇不太忍心辜负他。

只是宋远对她太好了,拉着她去各地拍外景,在路边喝两杯咖啡,给她买一支草莓甜筒,生日的时候送她一条粉色纱裙,为她拍下许多好看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的江雨璇都有着灿烂甜美的笑容。

宋远带着她去做过许许多多她没做过的事情,周宇想不到也做不到,她挽着宋远的手才能体会真正恋爱的感觉,周宇是个尽职尽责的男朋友,但没给过她任何额外的惊喜,两人像上班打卡一样地谈着恋爱,对宋远的喜欢像细细碎碎的雪花一样,慢慢落下来堆积起来,最后厚厚地覆盖住了对周宇的关注,天地之间一片空白,两个人在苍茫雪地里相爱,闭口不谈对方的爱人。

宋远第一次遇见江雨璇这样的女孩子,娇憨可爱,眼里常常流露出孩子一样的神情,她自卑,也有些好强,蹦蹦跳跳吃冰淇淋的时候眼里只有快乐,江雨璇的纯粹像一株植物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于是他和她在一起,只是想看她开心的样子,她从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无比固执地认为宋远会成为她的丈夫。

宋远的女友是和他门当户对的女孩子,在邻城经营着几家店铺,养尊处优受过高等教育的她,自幼温柔聪慧,她对宋远的好在于完完全全的信任他,可她太过于冷静成熟,眼里从没为他起过半点波澜,只等着宋远玩够了回家结婚。现在她的父亲为宋远安排好了工作,置办好了一切,只差一场婚礼。

宋远得走,别无选择,江雨璇从没开口挽留过他,她将再一次看着爱她的人从生命里消失,而她无能为力,尽管她已经成年且独立,仍然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让她无能为力。

宋远将与她永别,她心里很清楚,他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小城市来看她。所有年轻的梦都将戛然而止,被疼爱、被呵护的感觉再也不会出现,她会成为别人的助理,日子曲折前进,只是宋远消失了。

“那你开车回来看我吗?”

江雨璇仍然固执地试探,她期望他能告诉她,我不走了。

“嗯,是的,不太远。”宋远站在窗边,眼神急切。很显然,被雪困住太久的他,开始失去耐心。

江雨璇脱了鞋窝在沙发里,紧紧盯着宋远的背影,雪渐渐小了,安静的窗外开始喧闹起来,一些赶时间的客人急匆匆地搬着行李步行下山,宋远开始收拾东西,声音轻柔地告诉她一会送她回家。

刚巧男友周宇打来电话询问她的情况,江雨璇内心烦躁,甚至都不想敷衍周宇,没等周宇问完话,她就愤怒地打断他,让他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宋远搂着她,小心翼翼地踏着雪把她带到车里,停车场前的大路上雪已经被铲尽,宋远刚发动起车,电话就响了。

“宋远,你下山了吗?”

“嗯,马上就下山了。”

“那太好了,你来南苑路接我吧,刚好直接回家。”

“好的,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啊。”

“快一点啦,外面好冷的。”

因为在车内,空气安静,这一段对话江雨璇听的一清二楚,宋远的女友从未给她造成过威胁感,这一刻她突然害怕起来,因为所谓的爱情好像已经失去了效力,现实占了上峰。

沉默了很久,宋远才开口:“你自己在这里等下山的班车,好吗?我送你回去再接她,来不及。”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曾经宠溺疼爱的眼神逐渐从他神情中抽离出来,在这个傍晚,江雨璇抓住的救命稻草落上了点点火星,一根稻草着了火,瞬间消失殆尽。

江雨璇扭头打开车门,宋远递给她一个盒子,“阿璇,对不起,这个是新年礼物,新年快乐。”

宋远车很快消失在山路里,江雨璇打开手中深灰色的绒布盒子,里面一条手链,细细碎碎地镶了一圈粉钻,款式和材质都是她喜欢的类型,宋远太了解她了。

江雨璇把手链扣在手上,沿着山路慢慢踱着步子,江雨璇做事从来不计后果,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可笑,这算是什么?她对于宋远来说到底算什么?宋远爱她,可是爱算得了什么?还不是会把她丢在这天色将晚的雪地里。

江雨璇后悔了,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本以为拥有一段和宋远回忆就足够美好了,可是她知道,从一开始,她期望的太多,而得到的远远不够。

腿走的有些酸了,江雨璇在路边停下,在山上能够看到不远的城市里灯光闪烁,这每一点小小的灯光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温暖,而这任何一星灯光,都不属于她。

风又大又浩荡,江雨璇的眼泪突然控制不住地落下来,空旷的山路上,只听见她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她再也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周宇:“周宇…我在山上,你快来接我。”

“你别哭,我马上来。”周宇一句也没多问。

周宇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在路的尽头响起,声音渐渐大了,江雨璇跑过去,跳上车座,周宇走的急,没戴头盔也没带手套,他停下车,扭过身,用被风吹的冰冷僵硬的手为江雨璇擦泪,随后在储物箱里拿出头盔和手套为她戴上。两个人都没说话,江雨璇只看着他,一直流泪。

“别哭,以后回不来了早点给我打电话,这山里天黑了怪吓人的…你这手链挺好看的,才买的吗?没见你戴过。”

“嗯,是拍摄道具啦,我随手就戴上了,你帮我把解下来扔了吧,不太喜欢,也不值钱。”

周宇没有解开,转身发动了摩托车,他叮嘱她抓紧,一路颠簸下了山。

江雨璇把头埋在他的背上,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就在此刻,她突然对爱的定义好像有了新的看法。

“周宇,回家了你想吃什么?”

“我要喝你做的葱香排骨粥。”

“你是想吃肉吧。”

江雨璇顺手扯下手链,扔在了雪地里。

远处灯火阑珊,江雨璇知道,这灯火里终究有那么小小一盏是属于她的,而她要做的,就是守护好它。
 

编辑:东森娱乐平台http://milives.com